法国下周酷暑天气卷土重来 最高气温直逼40度 取消外资银行等业务限制 监管需为金融开放装安全阀 90后保险数据揭秘:平均持4张保单 成保险消费主力军 姑娘提分手还被迫向男友报备行踪!床头分手床尾和?男友涉嫌强奸被起诉
首页 健康养生 社会 历史 财经 文化 科技 母婴育儿 动漫 军事 汽车 游戏 星座运势 美食 情感 宠物 娱乐 教育 时尚 搞笑 音乐 综合 旅游 时事 家居 体育 国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军事 > 申博电脑下载版|为什么相声界“无人不宗马”?只因马家得了相声大王万人迷的真传

申博电脑下载版|为什么相声界“无人不宗马”?只因马家得了相声大王万人迷的真传

日期:2020-01-11 13:44:19

申博电脑下载版|为什么相声界“无人不宗马”?只因马家得了相声大王万人迷的真传

申博电脑下载版,相声界有一句话叫“无人不宗马”,重要原因之一,是马家与清末民初“相声大王”万人迷李德钖水乳交融。万人迷跟随马三立的姥爷恩绪学艺,马三立的父亲马德禄为万人迷捧哏,马三立的大哥马桂元得到万人迷的真传,而马三立的相声又主要是跟大哥学的。

万人迷是文哏鼻祖,冷面笑匠,他的相声词句讲究,俗不伤雅,不求招得哄堂大笑,而是让人听完细一琢磨,会心一笑。他是“相声八德”中的老大,说单口时有四句定场诗:“滑稽昔说东方朔,后世遗传贾凫西。由清末迨及民国,称王唯我万人迷。”

万人迷

李德钖(1881—1926),原名李佩亭,北京人,幼年跟着祖父“万人迷”李广义学说相声,人称“小万人迷”,祖父去世后承艺名“万人迷”。万人迷有三位老师,10岁时拜马三立的姥爷恩绪为师,在天桥水心亭说相声;15岁拜徐有禄为师,学说单口相声;后来又向相声祖师爷朱绍文的弟子桂祯(艺名富有根)学艺,学到一些文字游戏内容的段子。

万人迷先是撂地,不久后在北京石头胡同四海升平茶社演出,渐渐名声大振,京剧名家杨小楼、龚云甫常来听他说相声。当时袁世凯、张作霖、张宗昌等大佬办堂会,都请过万人迷,唯独给袁世凯出堂会那次,万人迷倒了大霉。

袁世凯在总统府办堂会,万人迷使了一段《吃元宵》,袁世凯听完大笑,可又突然变脸,一拍桌子,喝令护兵:“给我打!狠狠地打!”打完之后将万人迷撵出新华门。但是从始至终,万人迷也没想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后来京城传言,袁世凯下令谁也不许说“元宵”二字,将“元宵”改为“汤圆”,只因“元宵”有“袁世凯消亡”的含义。万人迷这才恍然大悟。

万人迷

得罪了袁世凯,北京是呆不下去了,1906年,万人迷与师弟张德泉(艺名张麻子)来到天津,先在南市三不管撂地,不久后应“宝和轩”茶楼张掌柜之邀,进茶楼演出。这是相声艺人在天津,第一次进入杂耍园子。

万人迷是挣钱最多的相声艺人,他与张德泉搭档多年,表演《粥挑子》时万人迷逗哏,张德泉捧哏,表演《豆腐堂会》时张德泉逗哏,万人迷捧哏。张德泉去世后,万人迷又请马德禄、周德山两位师弟为自己捧哏。他根据哪个段子更适合谁表演,来分配谁捧哏上场,不演出的那位,照样给钱。

万人迷经常上演的单口相声有《满汉斗》《古董王》《日遭三险》;对口相声有《醋点灯》《交租子》《对对子》《灯谜》《羊上树》《哭当票》《十八愁绕口令》《老老年》等。他说话瓮声瓮气,但吐字清楚,讲究喷口。天津文化名流严范孙、华世奎、孟广慧、赵元礼等人都喜欢万人迷的相声,还帮他编创相声段子,调理演出的内容。

老北京天桥

万人迷的相声以“怪”著称,“使相”空前绝后,上台后眼珠乱转,像京剧中武丑亮相“耍眼睛”。比如使《打灯谜》中的底包袱“三头、六耳、八条腿、一只眼”,抖包袱是“老太太双失目,抱着一只瞎猫,拉车的一只眼”,这时候连使三个相:先是佝腰、拱背、双目失明的老太太,再作出抱猫、抚猫背的疼爱之色,又作双手抄把拉车前奔状。特别是作“拉车的一只眼”表演时,当时有媒体报道说,万人迷“二目圆睁,却只有一只眼有神,另一只眼的眼珠直勾勾不动,如死羊眼一般。堪称绝技,后世几乎无人能及”。

一次万人迷在南市“燕乐升平”演出,段子是《妈妈例儿》,正说到结婚时新娘子进婆家门之前要“迈火”,这时外面响起救火警笛声,万人迷来了个现挂:“您听,救火车,这八成儿是新娘子‘迈火’没迈好,着火了。”多年后,侯宝林在上海说《婚姻与迷信》,其中也有新娘子“迈火”,剧场外也恰巧路过消防车,他也抖了这个包袱儿,观众哄堂大笑。紧接着侯宝林说:“这可不是我的包袱儿,是万人迷的现挂。”

马桂元

张寿臣

万人迷是马桂元的师父。当年马德禄和马桂元父子在南市明地演《反八扇》,万人迷正好路过,很喜欢马桂元的表演,收了这个徒弟。马桂元在万人迷的调教下技艺大进,擅长贯口和文哏,说贯口活节奏明快、干净利索、气口得当、悦耳动听,说文哏活含蓄内敛、温文尔雅、咬文嚼字、耐人寻味。马三立的相声主要是跟马桂元学的,所以说马三立也是万人迷的传人。

马桂元29岁去世,万人迷又发现了张寿臣,把张寿臣从北京邀到天津,两人搭档,互为捧逗。张寿臣与万人迷表演“一头沉”的《十八愁绕口令》时,张寿臣逗哏,万人迷捧哏,张寿臣连说带唱十几分钟,万人迷捧哏既有语气、神气烘托,又不分散观众的注意力。张寿臣唱得慢,万人迷就点头咂嘴,唱过一节后,万人迷就偏过头去向观众微笑,插话也起到“垫砖”“搭桥”的作用。两年后,万人迷认为张寿臣把自己的能耐学到手了,提出拆伙,并安排裕德隆的徒弟陶湘如为张寿臣捧哏,张陶二人合作达八年之久。

在天津,万人迷染上赌博恶习,从杂耍园子领到包银,不几天就输得干干净净。只好挤时间重新撂地演出,挣钱弥补亏空。1926年,他到奉天“凝香榭茶社”演出,住在客栈里,突然一病不起。一天早晨悄悄走出客栈,再没回来。奉天的相声票友白万铭得知这个消息,带着几个同样喜欢万人迷的观众四处寻找,终于在离小河沿发现了万人迷的尸体,至于万人迷到底因为什么而死,也成了千古之谜。(文:何玉新)


推荐新闻

© Copyright 1999-2019 nokiac.com 龙飞旦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